• 11月25日:移民置业,美好生活,从澳纽开始
  • 11月18日:英国房产“潜力股”——曼彻斯特与伦敦房
  • 爱尔兰投资移民专题
  • 解读林郑月娥首份施政报告:香港吸才划重点
  • 欧盟塞浦路斯,地中海的“税务天堂”
  • [实时焦点] 【项目跟踪】EB-5特许学校多期最新动工
  • [政策速递] 圣基茨推出100万人民币投资入籍计划,为
  • 美国杰出人才移民EB-1A项目,快速移民美国,全家获
  • [景鸿快讯] 恭贺景鸿集团蝉联“广东省企业诚信5A等
  • 马耳他25万欧元国债投资移民项目推荐

    [实时焦点] 虐童之殇何时休止?谁能代替我们的拳头保护孩子快乐成长?!

    更新时间:2017-11-09 17:00

    国内幼儿园、小学的虐童事件在网络世界屡见不鲜,不断发酵。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再次引起社会关注,网友指责,家长担忧。我们不得不要问一句,这样弥漫在每位家长心头的虐童之殇何时才能休止?

     

    虐童涉事教师最后都被如何处治?

    据新京报获悉,携程亲子园将进行无限其整顿,亲子园监管方代表HR高级总监邵某已引咎辞职。涉事的一名保洁人员、一名保育员、一位班主任和园长四名责任人已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后续结果如何尚未可知。但参照以往虐童涉事案件的处治结果,相信没一位家长觉得满意或放心。

    是的,在没有虐童法的中国,涉事虐童的教师一般以解雇、行政拘留、刑事拘留等方式处治。如果该教师继续任职其它幼儿园或托儿所等服务机构,也不会有任何相关手段加以约束或限制。

    究竟是什么给这种恶劣行为提供便利?

    幼师虐童现已经如深藏在社会暗处的一只黑手,不知道何时就会再出冒出。根本原因在于幼师的心理扭曲,对幼小生命的漠视,视幼童的生命健康权利为无物而将其作为个人情绪泄愤的出口。这也折射出国内幼教行业对从业人员选拔机制和规范机制存在严重漏洞。

    其次,还有托儿需求增长与社会发展跟不上的矛盾为不规范托儿机构提供了“润土”。按照卫计委官员的数据,0-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在当下开放二胎政策下,“老人带小孩”或“全职妈妈”模式或终无法跟上发展节奏,托儿需求势必继续增涨。

    携程是极少数兴办了员工子女托儿所的中国企业。为了解决一岁半至三岁半员工子女的看护难题,2015年年底,携程辟出800平方米的场地,成立“携程亲子园”这一在国内企业中鲜见的日常托育服务项目。该亲子园现有100多名小朋友,5个班级,开办后越来越受员工们的欢迎。

    但即便是携程这样的大型企业,也是在投入大量资金,尤其是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审核流程之后,才好不容易获得了相关许可。这些都说明,在现行的市场和政策环境下,企事业兴办托儿所很难成为主流。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还是需要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在鼓励民间参与的同时,政府直接或者牵头兴建更多的托儿机构。

     

    虐待儿童不独某国某地特有,但不少国家早已对此引起重视,建立防治虐童机制。

    美国启动虐童强制报告

    在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下设的儿童及家庭管理局自1995年起,每年公布全国被虐待和忽视的儿童状况。他们提供的数据不仅将受害者按照年龄、种族、性别等属性进行了划分,还将施害者同样进行了统计,并计算了两者的关系。公众可以在相关网站上动态地浏览每个州的数据。

    在虐童强制报告方面,早期的报告主要来自医生的举报。现在,各州的法律都拓宽了举报人的范围,主要扩大到一些与儿童有密切接触的专业人员,如幼教、中小学学校老师、警察、机构保姆、一些照顾孩子的特殊社会服务机构人员等。

    报告的内容也在细化,美国最早仅仅要求对残暴殴打和身体伤害进行举报,后来则要求身体虐待和忽视都要举报。如今的举报范围则更加宽泛,如儿童处于人身危险、儿童没有得到必要的照顾和监管、儿童经历严重的情绪问题等。一些我们习以为常的行为,比如将12岁以下的孩子单独留在家中等,也构成了虐童或疏忽养育。

    美国通过传统的法律拨款程序,给州提供专项资金,用于建立预防儿童虐待和忽视的项目。各州都在想办法增加儿童信托基金的收入,特别是一些附加税,比如结婚、出生、离婚等交的费用,或利用州政府的税收优惠政策,使人们自愿捐赠。资金完全采取收支分离,严格进行监管,且会特别标注这些资金专门用于预防儿童虐待和忽视。

     

    澳大利亚专设儿童治安官

    澳大利亚在儿童保护的法律执行上有令各国瞩目的独特模式。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颁布的《1975年家庭法法案》和《儿童和青少年法案》,使澳大利亚的儿童权利保护趋于成熟。为保障儿童各项权益进一步得到落实,新南威尔士州还专门制定了《儿童和青少年委员会法》,组建了儿童和青少年委员会。该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推进和监督社区儿童的整体安全、福利和幸福状况,监控由儿童提出或代表儿童提出的投诉趋向,对影响儿童的事项组织专门调查等。

    此外,澳大利亚少年司法机构对人员的专业素质要求较高。以新南威尔士州1987年的《儿童法院法》为例,儿童法院由首席治安法官和儿童治安官组成。有资格被任命为儿童治安官的人必须具备首席治安法官认可的处理儿童和青少年事务能力的治安法官,而且依据法律规定,儿童治安官应当接受不间断地培训。

    在悉尼、墨尔本等澳大利亚大城市中,儿童享受到全方位地关照。在幼儿园中,所有的老师都是需要获得幼儿教育的专业文凭之后持证上岗。根据规定,每个幼儿园必须要有一定数量的本科幼儿教育毕业生,必须持有急救证书等各种和幼儿看护相关的证书、执照。

     

    英国建立完整监督机制

    英国2004年3月出台《儿童法案》(简称《法案》)。《法案》把儿童和家庭作为政策关注的中心,改变了以往围绕服务提供者(教师、医疗卫生服务人员和青少年司法队等)制定政策的做法。为了顺利实现《法案》的目标,政府将出资建立资源分享体系。

    《法案》还建立了完整的监督机制,对儿童服务品质做出独立的评价,并对各个组织之间的合作进行监督。监督原则主要集中关注五项成果:健康、安全、满意与成就、做出积极贡献、社会和经济稳定,附加的一点是家庭支援。监督框架将使所有的儿童服务有所依据,但并不起支配作用。

    为了顺利对儿童进行新的服务,每个教师都将接受相关培训。每个教师都应在培训中了解与药物和精神活性物质使用的有关知识,学会发现在心理健康方面需要帮助的孩子,并对一般性的问题予以解决。教师培训中心将成为培养服务技术人才的主要机构,同时也承担教师的培训。针对儿童服务业从业者的改革,也将实现跨行业的人才交流。

    新西兰打一个耳光可能判半年监禁

    新西兰的立法对于儿童的保护可谓严谨和致密。当地电视台曾报道一则案例:一位刚移民到此的父亲,在街上打了自家孩子一耳光,最后这位父亲被法庭判罚6个月的监禁。在新西兰法律还规定:凡是14岁以下的儿童不能独处,必须有其父母和监护人的看护,否则就是违法。

    除此之外,学校教育中每家学校都会专门开设课程,教授孩子“如何保护自己不受侵犯”。在小学阶段,学校会专门请来警察,给孩子们进行为期两周的“安全性”教育课程,其中包括交通安全、人身安全,当然也包括性安全。

    新西兰救助儿童的福利机构大多是由政府组织的,他们一旦发现有虐待儿童的行为,立即在警方的配合下带孩子离开使他受虐的环境,然后再根据情况决定是诉诸法律还是进行家庭教育。

     

    师者本应仁心,如今却成孩子的隐形魔爪。作为父母,除了愤怒,痛心,担忧,何不主动为孩子提供一个阳光有爱的成长环境?